中共忻州市委政法委員會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滾動新聞

涉案10.4億!十八大以來貪腐犯罪適用死刑第一案一審宣判!

2018-04-02 來源: 責任編輯:

3月28日,山西省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山西省呂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長張中生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一審公開宣判,對被告人張中生以受賄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法院同時判決,對張中生受賄所得財物和來源不明財產及其孳息予以追繳,上繳國庫,不足部分,繼續追繳。同案被告人李蘭俊、劉年生因犯洗錢罪亦被判處相應刑罰。

經審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被告人張中生利用擔任山西省中陽縣縣長、中共中陽縣委書記、山西省呂梁地區行署副專員、中共呂梁市委常委、副市長等職務便利,為他人在煤炭資源整合、項目審批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10.4億余元。張中生家庭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其對折合人民幣共計1.3億余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張中生的行為構成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張中生受賄犯罪數額特別巨大,在十八起受賄犯罪事實中,有兩起受賄犯罪數額均在人民幣2億元以上,還主動向他人索取賄賂人民幣8868萬余元。張中生利用領導干部職權為他人謀取不當利益,嚴重影響了當地經濟健康發展,且案發后尚有贓款人民幣3億余元未退繳,犯罪情節特別嚴重。張中生目無法紀,極其貪婪,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罪行極其嚴重,應予依法嚴懲,法庭遂作出上述判決。


宣判后,臨汾中院負責人回答了記者提問。

問:據了解,本案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貪腐犯罪適用死刑的第一案,法院是依據什么對被告人判處死刑?

答:我國刑法規定,“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我國的死刑政策是“保留死刑,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對于罪行極其嚴重,論罪應當判處死刑的,要堅決依法判處死刑。根據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貪污、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可以判處死刑。被告人張中生自1997年至2013年間持續瘋狂索取、收受賄賂,目無法紀,極其貪婪,受賄犯罪數額特別巨大;其中,張中生主動向他人索取賄賂高達人民幣8868萬余元,其中僅向一人索要財物的數額即高達人民幣6085萬余元,犯罪情節特別嚴重。張中生利用職權插手煤炭資源整合、煤礦收購兼并、煤礦復產驗收、工程承攬等經濟領域,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嚴重影響了當地經濟健康發展,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嚴重侵害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敗壞了國家工作人員的聲譽,在山西乃至全國造成了特別惡劣的社會影響,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屬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論罪應當判處死刑。

目前,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告的第一審判決尚未生效,宣判時已告知被告人如不服該判決,有權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上訴。如果被告人提出上訴,案件將進入第二審審理程序。如果被告人不上訴,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將依法復核審,并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后才生效。

問:根據之前的新聞報道,黨的十八大以來包括省部級“大老虎”在內的許多案件也有貪污賄賂數額上億元的,都沒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為什么對于本案被告人判處了死刑立即執行?

答:我國刑法規定,對任何人犯罪,在適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許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權。對于一切犯罪行為,均嚴格以罪論刑,而非以人論刑,要“老虎蒼蠅一起打”。近年來,人民法院對涉腐敗官員犯罪案件的審判,都體現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論什么人,不論其職務多高,只要觸犯了法律,都要受到嚴肅追究和嚴厲懲處。

對于職務犯罪的量刑問題,法律和司法解釋對案件判罰的寬嚴輕重幅度都有明確規定。《刑法修正案(九)》對貪污罪、受賄罪處罰標準作出的一個重要調整,就是改變了過去單純“計贓論罰”的做法,代之以“數額+情節”的規定,犯罪數額并不是判罰的唯一標準,還需要綜合考量被告人的認罪態度、悔罪表現、自首、立功、退贓、索賄等諸多從重、從輕處罰情節,以更好地做到寬嚴得當,罰當其罪。此前,曾有省部級官員白恩培、武長順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在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具體到本案,被告人張中生不僅受賄數額特別巨大,同時,其又有索賄,利用領導干部職權插手煤炭經營、工程承攬等經濟領域,為他人謀取不當利益,嚴重影響了當地經濟健康發展,案發后贓款贓物未全部退繳等特別嚴重情節,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本院綜合考慮被告人張中生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決定依法對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問:本案中10億余元贓款贓物,追繳程序是怎樣的?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機關對腐敗官員贓款贓物的追繳力度是否更大了?

答:對于貪腐犯罪,決不能讓被告人保有通過犯罪得來的利益。本次一審判決,就對被告人張中生作出了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判罰。對于貪污賄賂犯罪案件贓款贓物的追繳,依照有關法律規定,目前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適用普通刑事案件程序對被告人定罪處罰并追繳贓款贓物,二是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的情況下適用特別程序沒收其違法所得。本案適用的是普通刑事案件程序。目前,已查封、扣押被告人張中生犯罪所得贓款贓物折合人民幣共計8.28億余元,包括現金、銀行存款、房產、車輛等。對于其未能退繳到案的3.5億余元其他贓款贓物,將在判決生效后繼續依法追繳。

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機關不斷加大對腐敗官員贓款贓物的追繳力度,將定罪處罰與追贓并重,不允許犯罪分子從違法犯罪活動中獲得任何利益。我舉一個去年生效的案例,山西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任潤厚違法所得沒收申請案,是我國第一起因犯罪嫌疑人死亡而進入訴訟程序的省級官員犯罪案件,法院裁定沒收任潤厚實施受賄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所得財物,上繳國庫。這充分體現了黨和國家依法懲治腐敗和對贓款贓物一追到底的堅強決心和鮮明態度,對腐敗犯罪分子妄圖“犧牲一人幸福全家”的僥幸心理造成有力威懾。

問:本案中,在被告人受賄的背后,還有一批行賄人,對這些行賄人是如何處理的?

答:我院遵照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指定管轄決定,對公訴機關指控的被告人張中生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事實嚴格依法進行審理,并作出判決。對于其他涉案人員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或是否依法追訴,將由有關司法機關依法進行處理。

據了解,涉及本案的有關單位和人員涉嫌行賄犯罪的,或已被提起公訴,或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